FavoriteLoading
0

名人麻将趣事三则

曾有句话说“十亿人民九亿麻”,或许过于夸张,但足以看出 麻将在中国可谓是家喻户晓。其实不仅仅是普通人热衷于 麻将这项娱乐活动,许多名人也对其爱不释手。下面就列举三则名人麻事,与大家共享。

闻一多:临阵磨刀舍命上阵陪老外

闻一多年轻时不会玩 麻将。留美期间,一次到科罗拉多大学的两位教授家做客,饭后美国教授拿出 麻将提出玩几圈以助兴。闻一多连忙解释对 麻将一窍不通,甚为窘迫。两位美国教授根本不相信,中国人而且还是知识分子怎可能不会打 麻将,以为他有意推托。无奈之下闻一多只好硬着头皮上阵,临时参阅说明书,边看边学边打。结果一晚上他都没赢一局,甚是窝囊。此后,他在友人的帮助下,才慢慢学会了打牌,以应付类似的局面。

胡适:怪“ 麻将里头有鬼”

胡适虽然喜欢打 麻将,但其水平并不高,梁实秋就曾亲眼见胡适输过一回。有一年在上海,胡适、潘光旦、罗隆基、饶子离饭后开房间打牌,梁实秋照例作壁上观。言明只打八圈,到最后一圈局势十分紧张。当时,胡适坐庄。潘光旦坐对面,三副牌落地,吊单,显然是一副满贯的牌。胡适摸到一张白板,牌海已有两张白板。胡适的牌也是一把满贯的大牌,且早已听张,犹豫好一阵子,啪的一声,胡适还是把白板打了出去。潘光旦嘿嘿一笑,翻出底牌,吊的正是白板。胡适身上现钱不够,还开了一张三十多元的支票,这在那时可不算小数目。相对于胡适的胜少败多,胡夫人在方城之战中却恰恰相反,这让平生不信鬼神的胡适,“小心求证”出“ 麻将里头有鬼”,亦不失为一趣闻。

梁启超:因“四人功课”推掉演讲

梁启超提倡趣味主义的人生观,他认为“凡属趣味,我一概都承认它是好的”,但趣味的标准不在道德观念,而必须是“以趣味始,以趣味终”,“劳作、游戏、艺术、学问”都符合趣味主义的条件,赌钱、吃酒、做官之类则非。就他的标准而言, 麻将显然也是种“有趣味”的游戏。1919年,梁启超从欧洲回国,有一次几个知识界的朋友约他某天去讲演,他说:“你们订的时间我恰好有四人功课。”有来客不解,听他解释后方知,原来就是约了麻局。梁启超有一句名言:“只有读书可以忘记打牌(此指 麻将),只有打牌可以忘记读书。”由此可见 麻将对梁启超的吸引力之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