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avoriteLoading
0

论麻将竞技中的开 “ 杠 ”

麻将竞技中的开 “ 杠 ”

“杠”与(两张牌的)“对子”、(三张牌的)“刻子”和“顺子”一样,都是 麻将活动中最基本的“牌组”元素。不仅一个“杠”就可以组成参与和牌或单独得分番种,还由其衍出了众多的关联番种、形成了相对应的“ 麻将杠牌要注意的技巧”。由于,在国标 麻将中、在世界 麻将组织的规则中,在目前已经收集到的,包括成都 麻将在内的十多个重点城市的地方 麻将中都有“杠”番种的身影,探索“杠”番种所含有的颇为丰富的文化内涵,就必然能引起各地各类麻友的关注、交流和评议。

一、关于“杠”的定义

由于“杠”是最基本的“牌组”,既使打算开始学习 麻将的人,早已经在 麻将桌旁“耳濡目染”,了解了由四张相同的牌构成,因此大多数由网上下载的地方 麻将的规则中,往往都不再另加专门定义。在国标规则和世界 麻将组织的规则中,则规范、严谨地指明:“杠”是报开杠(或报杠)的四张相同的牌。在成都 麻将中“刮风”、“下雨”都是开杠,而在陕西 麻将中“放杠”是开杠。

根据上述规定,在七对和牌中即便有四张相同牌,因为未报杠而不能作暗杠处理,只能是“四归一”;而一旦报杠,则就没有了七对和牌的可能。

二、多种“杠”

1、明杠与暗杠

⑴明杠(四川 麻将称为“刮风”):是四张牌全部亮明在门前的“杠”。有两种不同的情况:

一种是手中有暗刻(3个相同的牌),当别人打出第四张后直接生成的杠,在成都 麻将中又称为“直杠”,在武汉 麻将中也被称为“冲杠”;

另一种则是先碰牌有了明刻,这时又摸到了第四张牌,或在合适的时候将早已经隐蓄在手牌中第四张牌拿出来开杠,在四川 麻将中称为“面下杠”,在武汉 麻将中被称为“蓄杠”。

⑵暗杠(四川 麻将称为“下雨”):由自己摸到的四张牌,在合适的时候拿出来生成的杠。暗杠的牌必须摆在门前,但有两种不同的“亮牌要求”:

在包括成都在内的一些地方 麻将中,规定暗杠中的一张或两张牌要翻过来亮明;而在在国标 麻将中、在世界 麻将组织的规则中则规定,在和牌前暗杠不亮牌。当一家和牌或荒牌(荒庄)时。暗杠都要翻明,以供其他人查验杠的真实性。

按数量多少

分为一个杠、两个杠、三个杠、四个杠,或再细分为一个明杠、一个暗杠、双明杠、双暗杠、一明一暗杠。其中四杠时,由于四次开杠,共补进四张牌,和牌时共18 张牌,有人为这一副牌起名为“十八罗汉”,又由于组成四杠需要16 张牌,要和牌余下的两张牌只能是将头(对子),必然是“碰碰和”的结构。

特殊杠牌

天津盛琦老师曾提出一种使用含 8 个花144张牌的,少番种的休闲 麻将,如果摸齐了“春夏秋冬”或“梅兰竹菊”,都是“金杠”;同样,在南京 麻将中也有“花杠”一说;

武汉 麻将中,红中可以撘配用于开杠,称为“红中杠”;

天津 麻将和武汉 麻将的“混子”、“癞子”(也称“百撘”、),可以单独组成杠称为“混杠”或撘配用于开杠称为“癞子杠”。

杠后补牌

麻将牌中,除“七对”、“十三么”,“全不靠”等极少数番种在和牌时,要有特定的牌型以外,其它番种在和牌时,必须同时满足11,111、111、111、111的结构,其中11是将头(对子),而111是三张牌的刻子或顺子。由于“杠”是四张牌,多占用了一张牌,因此必须另“补上”一张牌。

在可以杠牌或设有花牌的地方 麻将中(包括成都 麻将),常在牌墙的后部留有7 墩牌与其它牌隔开,专用做补牌和荒牌的数量限制,并在补牌后补齐始终保持7 墩。它们规定了要从牌墙的“牌尾”补牌。

国标 麻将也规定:“开杠后应即在牌墙最后补进一张牌”。虽然,麻友们都知道要逆时钟方向抓牌,但对“到底哪一张牌是牌墙最后的牌”理解有所差异。

由于如何补牌有时会影响到是否能“杠上开花”,一些麻友“顶真”,提出要按牌头抓牌的顺序延伸找出最后的牌,若牌尾是上下的两张牌,应是下面的一张,但操作并不方便。为了避免麻友们对规则理解产生上述的岐义,世界 麻将组织在其2006年规则中特地加上了文字说明:“从牌墙末补牌(先上后下)”。

在国标 麻将和世界 麻将组织的规则中,不留牌,可以全部摸完。部分麻友向盛琦老师提出了一个咨询问题:当最后只剩下1 墩两张牌时,补牌应抓哪一张。这1 墩,它既是牌尾,按先上后下应取上面一张;它又是牌头,按先上后下的顺序应取下面一张,对于这种特殊情况,盛老回答说:取下面一张。

四、衍生番种

在各种 麻将中,有多个与“杠”相关的番种,如:

“抢杠和”

当出现上述提及的“面下杠”、“蓄杠”情况,杠者亮出牌来将明刻变成了明杠,这时有人“听和”该牌,则可以“抢”得该牌而“和”,故名“抢杠和”。

正常的和牌只有两种渠道:别人向牌池中打出了这张牌(点和)、自己摸到了这张牌(自摸),而“抢杠和”提供了第三种方式,即使在自己门前放倒的杠牌,也可以被“硬抢”过去和牌。虽然,这样做似乎有些不近“情理”,但却能促进 麻将技术的提升。

“抢杠和”在实质上是一种“和最后的某一张牌”的行为,正是由于“和绝张”或“和末张”的难度大,规则往往都要给出高的分值,要“被抢和者”重视,积极采取相应防范措施的问题。为简化和牌的方式,在国标 麻将、世界 麻将组织规则中,“抢杠和”被归类为“点和”。

当出现“直杠”、“冲杠”的情况,而同样有人要“和”成杠的那一张牌时,常有些麻友认为这也是“抢杠和”。其实,这不确切。因为打出的“杠牌”在被放入牌池中后,有一人报“杠”,一人或多人报“和”,这时不管报“杠”是否在先,由于“和”优先于“杠”,这时“杠”不能成立,“皮之不存,毛将焉附”,“抢杠和”无从谈起,这只能是一般的“拦杠”。

由于国标 麻将、世界 麻将组织规则中暗杠是“暗扣着” 的,别人事先不能无法得知其具体牌面,自然无法“抢杠和”。绝大多数的地方 麻将都规定了不能对暗杠不能实施“抢杠和”,但也有个别地方 麻将允许听和“十三么”时,可以“抢杠和”。其理由如下:

一般牌的杠牌成立后,虽然会阻断一些相应的番种不再成立(如:杠了4 条,则别人的条子清龙、456顺子的三色三同顺等就无法构成了),但“东方不亮,西方亮”,存在调整路线后仍可以和牌的空间。对“十三么”而言,有一个字牌“被杠了”,就完全断掉了“和牌”的后路,允许其“抢杠和”是一种“给出路”的“照顾”。另外,地方 麻将规定暗杠也要亮明一、两张,杠牌的信息就透明了,就给“十三么”对暗杠也能“抢杠和”创造了条件。

(注:十三么是一种由七种字牌、六个不同的1、9 么牌共十三种么,十四张牌组成的和牌番种,在成都 麻将中没有它)

“杠上开花”

无论明杠、暗杠报杠后,在补杠牌时摸牌成和,就称作“杠上开花”(或“杠上花”)。

许多地方(如成都) 麻将中由于没有花牌,所以“杠上开花”和得是补杠时摸到的“直接牌”。国标 麻将中虽有花牌,但在规则中也明确规定了只有“和”“直接牌”才算“杠上开花”,如果第一次或前面的几次补牌摸到(都)是花,后来成和也只能算“自摸”,而不是“杠上开花”。也有一些麻友认为不管几次补花后成和,仍然要算“杠上开花”,说这就是传统 麻将中所指的“不下杠”。

“杠上炮”

“杠上炮”指成杠后,杠牌者打出的牌点了炮。这一番种不仅在成都 麻将中有,在武汉等地方 麻将中也有(改称“杠后炮”)。

附带番种

杠是由三张牌的刻子演化而来,它仍保有刻子的一些特性,如:四条杠和四万杠是“数值相同”的杠、一饼杠是“带么”的杠,九万杠是“带九”的杠、中、发、白杠是“带字牌”的杠等等。上述例举的这些杠,虽然在规则中并没有单独定义过,但若有对应的刻子番种,还是可以附带加计相应番种分值的。这种例子在国标 麻将、世界 麻将组织规则和一些地方 麻将中屡见不鲜。如:“双同刻”、“三同刻”、“么九刻”、“字牌刻”等等,都可加计分。

五、杠的算分

1,两种收分方式:

在地方 麻将中,成杠多要“来现的”。明杠中的“直杠”,固然要由促成杠的人付分,就连“蓄杠”也要“追溯”到老根,由促成明刻的人付分。暗杠则由其他三家各出一份。

在国标 麻将、世界 麻将组织规则中不和牌时,明、暗杠都没有分;和牌后,杠连同所附带的刻子一齐算分。

杠番种的分值

在各种 麻将中,对杠番种分值的规定不仅“五花八门”,而且有许多彼此是“大相径庭”的,以下仅列出较为典型的一些原则:

⑴暗杠的分值多是明杠的一倍,理由是它是“自己摸到的”。

⑵“杠上开花”在地方 麻将中,多以翻几倍的自摸分计算;在国标 麻将、世界 麻将组织规则中以自摸计分,另加一定量的“杠上开花”分(如:8 分),但也有些麻友认为,某人“直杠”而“杠上开花”,是那位打出杠牌的麻友的责任,是他“惹的祸”,要由该人承担三人的全部应付分值。

⑶“抢杠和”

在地方 麻将中,有的以翻几倍计算,有的规定有较大的分值 ;在国标 麻将、世界 麻将组织规则中,算是“点炮”,另给以一定量的分(如:8 分)。

⑷“杠后炮”

在地方 麻将中,多以正常“点炮”的几倍分计算,或给于高的分值。

⑸多杠

在多数地方 麻将中(包括盛琦老师的少番种休闲 麻将方案),多只规定单个明杠、暗杠的分值,对于多个杠,按一个杠、一个杠的算术累加方式计算总值。在国标 麻将、世界 麻将组织规则中等,则大量定义了多种杠不同的具体分值,如一明杠、一暗杠、双明杠、(一明一暗杠、)双暗杠、三杠、四杠等。杠数多的,其分值呈几何级数增加,如国标 麻将中一明杠只有1 分,而四明杠就高达88 分。

“杠”牌的一些基本技巧

1. 开杠时的意愿、期许:

·(在地方 麻将中)来点“现分”,(在国标 麻将中)多开杠得大分;

· 希望能“杠上开花”,“醉翁之意不在杠”,大头在后头;

· 开了杠,断绝了该牌,可以破坏多个番种,重在牵制别人;

· 开了杠,断绝了该牌,挤压自己有的其“左邻右舍”的序数牌,以方便自己。

· 不失去“和”绝张的机会而“抢杠和”;

· 利用“抢杠和”,在某些情况下,可以由听和一张牌增加为两张牌等。

2.开杠的技巧

· 由于“凡抢必和”,要瞪大眼睛“抢杠和”;

· 暗杠多安全,合算就杠;“冲杠(直杠)”无危险,能杠就杠,“蓄杠”有(抢杠)危险,能不杠就不杠,要杠趁早杠;

· 已经听牌,暗杠、直杠可争取“杠上开花”;

· 跟自己手牌上不相冲突就可以杠,尤其是序数牌中的2、5、8等中间牌,对别人牵制力强;

· 许多在方 麻将中,只要“门清”就能和牌,若已经不是门清,可以考虑“杠牌”;

· 倘若下家打牌,开杠无危险,等于多摸了一次牌;

3. 不宜开杠的几种牌势

· 在行牌的中后期,未经仔细观察、判断,不要匆忙开“蓄杠”;

· 在“门清”情况下已经听和时,非暗杠不开;

· 手牌中有序数牌刻子,听单钓一张牌。若能换牌,而能听和2 --3 张牌,和牌率要比单钓高一、两倍,以不“直杠”为佳,避免“拾了芝麻,丢了西瓜”。(以已有3万刻子为例,若摸进1、2、4、5 万中任的一张,可听和2 --3 张牌):

· 在一些地方 麻将和国标 麻将中,设有某些高分的刻子类番种(如中、发、白三个刻子可组成“大三元”),若手中已经有了部分暗刻(如中、发的刻子),进入听和状态,为不暴露和牌信息(如大三元),不仅不开“直杠”,而且可以考虑主动舍弃手中(中、发)尚未开暗杠的一张牌,以迷惑别人。

· 手中已经有四张相同的牌,开暗杠会使序数牌中有用的牌链断裂,难以修补(如杠7 条,则手中余下了两个单 张的8、9条);或者多出来一张该牌难以处理时,也可以打出,但与此同时也要考虑别人是否正等着这一“稀缺牌”而和牌。

有待进一步研究、探索的几个问题:

杠番种的分值

⑴杠的番种很多,仅就明暗和数量多少来区分,就会有十多种,是否需要过度细分?“杠”中的三张牌,甚至全部四张牌都是靠自己摸到的,并不容易,而要摸到多杠更是难度很大的事,杠多自然要多得分。在休闲 麻将中,主要玩得是娱乐,多级杠间档差的大小无需十分计较;而在国标 麻将中一明杠只有1 分,四杠竟高达88 分。其实一旦有了四个刻子,来了牌杠、杠就能得到四杠,技术含量与“杠一明杠”相比没有太多增量,得高分只是过大了地宣示了牌的作用,这是否偏离了“竞技的宗旨”。同是“双暗杠”,国标 麻将中先设置为6 分 ,而世界 麻将组织在其后制定的规则中又加了2 分(为8 分),这是否又一次地说明看重牌让“牌升值”了!盛琦老师提出的休闲 麻将方案中,一个杠一个杠的计分,大大缩小了杠牌的分值,是一个值得研究的方向。

⑵“抢杠和”对于“敌我双方”而言,都存在着高的“攻、防操作”技术的含量。对“抢杠和”给予较大的分值是可以和必要的,但也应适当控制不要有过高的分值。现在国标 麻将中“逢抢必和”,用麻友的通俗话来讲:“不用再算计,闭着眼睛也能和”,这反而是降低了技术含量。

⑶“杠上开花”是一种典型的运气牌,如同上家吃了牌或别人碰了牌,就在无意之间为你创造了自摸和牌的机会一样,只是换了另一种场合罢了。对休闲 麻将而言,“杠上开花”多加分,可以引起麻友的欢乐和成就感,而在国标 麻将中对“自摸类”的多加分,只能说明不是在提倡竞技,而是鼓励大家多摸机运牌。有些麻友在比分落后时点和不和,只等“撞上好运”,“自摸”来个大翻身。这种情况在国标 麻将(许多麻友也称竞技 麻将)中,早已经是“屡见不鲜”,也成为经典的“战术”之一。

在些 麻将中规定“直杠”“杠上开花”成立,是“点杠者”的“点炮”行为,由其支付全部三人的和牌分值。其实,和牌者“和”的并不是“杠牌”的本身,不是直接牌,而是开杠后补进的牌,只能说和牌者的运气好,而与“点杠者”并无更多的联系,不应承担更大的责任。在这一问题上“孰是孰非”,值得商榷。

2. 研讨和商定两种不同开明杠方式的学术术语

我国做为 麻将的发源地,应在 麻将文化和学术研究等方面上领先世界一步,以前在许多方面做得不错。在以上的论述中说明“明杠”有两种不同的外部操作组成路径,在四川和武汉等 麻将中都采用两个不同的“术语”来区分。他们这一做法在学术既是可取的,也是值得称赞的。相比起来,对已有暗刻来明牌后一次成杠的称为“直杠”更为确切些,而先碰成明刻,来暗牌再成杠的称其“蓄杠”更为适合些。若能经过更多的研讨,取得了学术上的共识,有了统一的“术语”,对我国麻坛也是一件好事。

3. 了解和探索有无其他的“杠类”番种

从上述论述可以清晰地看出:番种“杠”广泛存在于所有的各种 麻将中,它本身或衍生、或附带总共有多达几十个的番种,并需要有相应的软件策略相配合。由此,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仅从一个番种“杠”的着眼点,就能较好地观察到 麻将文明的“博大精深”。